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五十年后的师生会  

2017-06-06 20:5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心躍从网上发现我写的博文,与我联系,令我喜不自禁。
心躍是"文革"前我的学生,推荐过他的作文《贴春联》,发表在《解放日报》副刊上。五十年前一桩旧事,至今未忘。
与心躍见面,暢谈甚欢,少不了询问诸多同学,很想见见他们。心躍热心,积极联系。
2017年5月24日近午,我提着一袋拙著,步出家门赴会,行不满百步,便见心躍和一位同学前来接我,停步,心躍接过我手中提袋,要我辨认身边同学是谁。我端详再三,回答"认不出"。"张镛安",心躣说。我记得镛安,在班级中他个子最高,温和友善,男生爱和他开玩笑,他从不生气。仔细再看,镛安年轻时的嘴角笑容渐渐清晰。镛安说:"老师走在路上,我也认不出来。"见面言老,感叹岁月无情。
行至饭店,喜见周金国和陈华珍已在门外等候。我一眼看出周金国,他是班长,干練正气,当年的小帅哥,如今却身宽体壮,富态豪气,近七十,不见老。见面才知道,精巧秀丽的小女生陈华珍,是金国的发妻。我向他们致以迟到的祝福。
进了饭店包厢,同学们起身招呼,站在那里要我一个个辨认,我只认出申丽丽。心躍介绍:石文华、宋瑞芳、陈海岚、唐小芬、饶克斐、馬惠民。他们的姓名我都记得,就是与眼前的人对不上。人间重晚"情",我取出簿子,请他们簽名、留电话,以便日后联系。
过去了五十多年,他们还记得我的片言只语,惠民说:"你曾经对我们说, ' 生在兰花下,不知兰花香 ' 。"文华说:"你问我们 "树欲静,为什么风不止?' "其他人说,你教过我们"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我教过许多课文,他们唯独举韩愈这篇《师说》,用心可鉴,给我甜甜的感觉弥漫于身体,存放于心田。
流光速,五十年离别,经历多少事情,克服多少困难,未展开细说,大家满足这次重见,都很开心。我搜索记忆,他们一个个青春形象在我的大脑里活动起来:文华,瘦长少言;小芬、克斐娟秀静好;海岚姿健聰慧;瑞芳、丽丽活泼开朗;惠民能言豪爽.....真心说,我的记忆中没有他们的缺点。重逢看他们,人人身体健康,精神矍铄,思路清晰,风采远超当年,幸福充溢在眉宇之间,我为之喜,未及言表。
力学苦思,衰年不倦,我宣布赠送每人一本暮年著作,大家叫好。我一本一本写"XX存悦",并簽上我的姓名蓋上我的章,又写上日期,以表这天是我们的重逢日。接过书,一个个手捧我的拙著《老吉随笔》与我合影。谁说"照相有恩于美人,有怨于老者"?虽然他们都將"七老",我也快近"九十",但是我们的合影,形象气质俱佳。那天,我们还拍了集体照,我比他们大十八九岁,是"壮年"之中一老夫。
唉!盛会已成往事,又是一番新别离。纵然今后难相见,也会常忆这次五十年后的师生会。


五十年后的师生会 - 老吉随笔 - 老吉随笔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