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郝铭鉴:一颗年轻的心  

2017-01-01 09:5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屈指算来,和老吉的交往,断断续续,疏疏密密,已经整整有四十年。四十年间,世事沉浮,人情冷暖,经历了多少人生变故,但这一切在我们之间,似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1969年,老吉手拎一只人造革包,到我们单位来组稿。他当时是一家以"造反"为特色的报纸的言论编辑。我印象中,此人身材魁梧,腰杆挺拔,一副军人气概,可以肯定在部队里待过;但他说起话来,却是慢声细语,乡音浓郁,脸上还一直挂着微笑,没有一点"造反派"的脾气。我很欣赏他的这份随和,这份亲切,于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套用一句用烂的话,"大有相见恨晚之慼"。
1972年底,本人身不由己,到了市"文教办"。办公室就在外滩的那座圆顶建筑里面。在那荒唐的年代里,一腔热忱而又十分幼稚如我辈者,生活中充满了困惑。我经常独自站在办公室的钢窗前面,望着黄浦江上来来往往的船只发呆。让我感到惊喜的是,老吉不久也调到了市总工会,我们的办公楼紧挨在一起,中间只隔着一条窄窄的九江路。从此,串门成了我们的一项日常"功课",不是他串到我这里,便是我串到他那里。陷身于令人窒息的政治空气中,私下里的不设防的交谈,让我们都感到是一种精神上的抚慰。
1978年春夏之交,我如愿离开了机关,结束了"钦差大臣"的生活,到了上海文艺出版社。一切又将重新开始。真像冥冥之中有人安排似的,老吉又紧随我之后,到了同在绍兴路上的上海人民出版社,成了《青年一代》的一位编辑。他找到了自己真正能够施展聪明才智的舞台。我们的串门于是也从外滩转移到了绍兴路。我又一次成了老吉的作者,非但是作者,还是参谋,策划选题,评论刊物,参加笔会,凡是《青年一代》的事,有请必到,不请也到。
在中国当代期刊史上,《青年一代》是应该写上一笔的。它无疑是一个时期的青年刊物的旗帜。《青年一代》的创始人夏画先生,以自己的政治敏感和文化智慧,选择了准确的读者定位。老吉以及颜安、何公心、矫孟山、余志勤、谢燕华等几位"开国元老",无不视刊物如生命,他们敢于开拓,善于组织,共同创造了《青年一代》的辉煌。那段日子,老吉言必谈《青年一代》,这几乎是我们交流的唯一主题。他对自己的刊物,梦牵魂绕,念兹在兹,心为之谋,情与之系,生命与之融为一体。《青年一代》能达到那样的历史高度,与拥有老吉这样的编辑是分不开的。
老吉极有人缘,或者说是人脉。作为青年刊物的编辑,他并不具有年龄优势,却拥有一大批青年朋友。每一次组稿,每一次采访,最后都会收获一段友谊,留下一串故事。青年人愿意向他敞开心扉,交流人生的感悟,甚至袒露心里的秘密。别看他是一个大男人,其实却具有慈母情怀。他最大的特点是善于倾听,认真地倾听,真诚地倾听,善良地倾听。他以善解人意、助人为乐赢得了青年朋友的信任和喜爱。所以,编辑任务完成了,友谊仍在继续。老吉的朋友遍天下。做编辑做到这个份上,是让人羡慕而且敬佩的。
老吉十分重视编辑能力,他的组稿艺术,是一向为人所称道的,凡是老吉出馬,总能馬到成功。他靠的不是一时的侥幸或者亷价的逢迎,而是对人的理解、体谅和尊重。比如黄帅,这位"文革"中的风云人物曾一夜成名,但也在"四人帮"一手导演的那场闹剧中身心俱疲,后来不得不把自己包裹起来。老吉在向她组稿前,反复分析对方的心理,最终以他发自肺腑的熱情,融化了对方心头的坚冰,顺利完成了组稿任务。比如黄维,这位曾是"国民党战犯"的大人物,早已洞穿世事,淡泊人生,拒绝一切釆访。老吉却千方百计地了解到了他对"永动机"的浓厚兴趣,并以此为话题,激发了老人的谈话欲望,让他回顾了自己的风云人生。老吉的不少组稿或采访经历,都具有作为"案例"的价值,蕴藏着丰富的编辑智慧。
-------
(2009_10)
註:上文原載郝銘鉴著作《心中要有块石头》(全文略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