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矿山一日  

2016-10-07 10:4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编老夏强调"要了解青年、熟悉青年、掌握青年的动向,摸准青年的思想。"
他说到做到,以身作则,帶我去南京梅山铁矿体验生活,组织稿件。这是我进青年一代不久第一次出差。
矿山一日,活动见下:
梅山铁矿位于金陵古城南面杨子江畔。在这里有我社下放干部,我们一到,就受到他们热情招待,住宿吃飯安排妥当后,便向我俩介绍矿山情况,领我俩看梅山全貌。
说也奇怪,一位干部下放铁矿多年,没有下过矿井,只听说有人有"恐高症",没听说有人有"恐低症",可能他害怕危险,不敢下井。 "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和老夏一到矿山就想下井瞧瞧。这位同志把我俩送到井口,让我俩走进"罐笼",他向开"罐笼"的姑娘交待两句就走了。罐笼四周护栏有半人高,面积大约能容纳二十多人。罐笼由一位漂亮姑娘操作,叮铃一声,罐笼下行,耳畔风声呼啸,只见罐笼在四面石壁中间一直向下,不一会儿就到底,停在200米深处。
走出罐笼,巷道被灯光照得雪亮。巷道高约2米,宽能开一辆面包車。四周是毫无缝隙的石壁,脚下是毫无缝隙的石路,石路平整没有高低,当然不像家里舖地瓷砖那样光滑,很粗糙。空气流通,无窒息感。在冰冷的大石壁中走了一段没有色彩的路,神秘莫测,与地面上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怪感觉。拐弯前行,渐渐听到远处有轟鳴声,原来矿工在采矿 。 我们远远望去,,只见那里水气尘土中矿工身穿雨衣,头戴安全帽,手里端着风钻,頂着矿石发出"得得得"噪声。啊!多么艰苦的劳动,我的心中不由得高呼伟大的矿工!
回到地面开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二十一位青年全部是团支部书记,男青年只有三四位,姑娘占绝大多数,姑娘不会下井采矿,怎么有这么多女团支部书记?不记得有男青年发言,几乎都是拖着两条辫子的姑娘一个一个抢着说,她们拉拉辮子,指指衣裳,说不願拖辫子,穿没色彩的衣裳,也想打扮得漂亮些。是环境不允许她们打扮,还是领导不允许她们打扮,我们没有问,但感觉到她们对陈旧的穿着打扮有不满情绪。她们强烈反映青年矿工找不到对象,说单身矿工下工后无聊,聚在宿舍里抽烟闲聊,抽下的烟蒂,一畚基一畚基往外倒。矿工劳动艰苦,生活单调,她们要青年一代多多关心矿工生活,不能遗忘他们。
临行前,我们约了一位同志写稿,来稿《在地下200米深处》登在青年一代1980年第二期上。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