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与黄维一席谈  

2016-08-05 19:1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一代发表黄济人的《黄维晚年生活》后,收到几十封读者给黄维先生的信。我想拜访这位原国民党第12兵团中将司令,打听一下他的晚年事业是否有成,顺便把读者的信送给他,请他给读者写一封回信。
黄维住在哪里我不知道,他是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于是我找到政协,向一位工作人员说明来意,请她和黄老通个电话,说我是青年一代编辑,把读者来信转给他。那位工作人员说黄老近来脾气不好,不願见记者。我仍请她打个电话试试。她通话后告诉我黄老今明两天没空,后天有时间见你。她笑着说:"没想到黄老願意接待你,你运气好。"接着,她把黄维家的地址写给我。
那天上午,我坐車到复兴门外,走进一座公寓,乘电梯上楼,敲开了黄老家的门。站在我面前的黄老约莫1米75的个子,不胖不瘦,着一套灰色中山装,脚穿一双布鞋,看上去像文人,不像武将。黄老把我让进房间。
房间长方形,约16平方。朝南有个阳台,窗子下放着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堆着书籍和文件,一叠稿子摊在桌上,显然他是放下手头工作接待我的。房间一端放着两张椅子。靠墙当中有一对单人沙发,两张沙发中间放一茶几。陈设简朴,没有多余东西。坐下后,一位中年女子递来一杯茶,黄老从茶几下拿出一个圆圆的小糖盒,请我饮茶、吃糖。
他坐在办公桌旁一張靠背椅上。我把读者写给他的信递给他,他起身接过去,看了几封便放在桌子上。他最感兴趣的是试制"重力发动机",我便从这里挑开他的话题。
他说他战败后,后半生想为农民做点好事,于是搞起了"重力发动机"。如果试制成功,把它装置在耕种机上,不用任何燃料,不仅能使农民耕种减轻劳动,而且还能节省能源。他认为"地心引力"这种巨大的自然力,迄今为止还未被人作为能源开发利用。
他说他在獄中花了五年功夫,写了十余万字的论文,1956年,当周总理委托爱国人士張治中前往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看望那里的国民党将领时,他把论文给张治中,托他转交周总理。
"后来呢?"我好奇地问。
"听说后来周总理把我的论文交给郭沫若,郭沫若交给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科学家把它否定了,说' 永动机 '早就被法国科学院判了死刑......其实,我试制的是' 重力发动机 ',不是' 永动机 ' 的翻版。"
我没问 ' 永动机 ' 和 ' 重力发动机 ' 有什么不同,我更感兴趣的是他的经历。
他接下去又说:"1967年,我被转到抚顺战犯管理所,监狱管理员说我搞这个东西是逃避改造。我不滿,跟他们闹别扭。所以我是政府最后赦免的一批战犯之一。"
说到"战犯",我想起1948年8月,淮海大战开始,蒋介石任命他担任第12兵团(亦称黄维兵团)司令,赴淮海战场,支援杜聿明。不到四个月,他在淮海战场双堆集陣地陷入进退维谷之境。我軍将领敦促他投降,黄维不服输,结果兵败被俘。我感到黄老願意和我谈他的过去,便乘机问:"淮海大战国民党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有两个原因:一是老百姓支持共产党不支持我们,我们打到哪里,哪里的老百姓就跑光了。二是身边有軍统特务监视我,还有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控制我,在淮海大战最紧張的时候,我派身边一个少校情报官送信,结果不回来了,事后才知道他是共产党派来的,把信送给了共产党。"
谈话间,坐在一旁的中年女子插话:"中央电视台就在我家对面,他们把摄像机搬到我家里要拍黄老,黄老不肯拍......"黄老伸出一手阻止,不让她说下去。在我们谈话过程中,中年女子几次插话,都被他用这样的手势阻止了。
我问他:"您看过《金陵春梦》《侍卫官日记》嗎?"
他摇摇头,说:"蒋介石如果像书里写的那样,我们怎会跟他。"想必他知道这两本书丑化蒋介石,蒋介石并非无能。
又问:"《风雨下钟山》这部电影您看过嗎?"
他又摇摇头,说:"我还没有赦免。"
我发觉问错了,不好意思。
我见黄老肯说,又请他谈谈对台湾回归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看法。
"台湾回归要做到,"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第一,把经济搞上去,让台湾人看到我们生活富裕美好;第二,做好统战工作,争取国民党上层人士;第三,要做台湾青年工作。"
在谈到做好统战工作时,他说他曾给陈诚写过信,做过努力,使他遗憾的是有人写文章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后来他向有关领导反映,报(刊)上虽然做了更正,但影响却不能挽回了。言语之间,流露出不满情绪。这时,他把话题转到记者身上,说有些记者作风不实,浮夸不可信。原来他不願见记者,是这个原因。
我问他很多,他也说了很多,他说了在黄埔軍校走错路,信仰三民主义,没有信仰共产主义;说了何年何月黄埔一期毕业,授何軍衔,何处带兵;说了在战犯管理所的生活状况,有电影看,有牛奶喝,劳动没有强制要求;说了自己被囚27年,1975年12月获最后一批赦免;说了1979年政府组织他们到上海、苏州考察,他提出要去淞沪会战的罗店战场看看,忘不了在抗日战争中那些长眠在上海郊区的官兵;说了试制"重力发动机"遭到在清华大学的女儿反对,得到在江西工作的工程师儿子支持,以及政协和朋友们曾经在经济上给过他一些援助,等等。
我们谈了足足四个多小时,忘记吃午饭。告别时,黄老把我送到电梯口,和我握手,呌我"走好"。
回沪不久,我收到他写给青年朋友的一封信_____
青年朋友们:
自从1982年第五期《青年一代》杂志刊登了有关我的晚年事业后,不少读者对我研究重力发动机一事十分感兴趣,纷纷来信给我和杂志编辑部,支持我,鼓励我,并要求和我共同研究这一重大课题。有的提出了自己的设想,有的送来自己设想的草图,有的还准备自备伙食自帶行李到北京来和我合作设计试制,使我受到很大的鼓舞。感谢支持我的各位青年朋友。
我差不多从1949年开始就有了设计试制重力发动机的设想,到目前止已经历了三十四年,几经周折,几起几落,终于在政协有关领导和朋友及我儿子的支持帮助下,现在已从理论准备到设计试制阶段。我估计从图纸变成机械,可能还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但我坚信重力发动机会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实现的。
当前世界能源供应仍很紧张,重力发动机如能试制成功,就能为解决能源作出重大贡献。希望有志于研究和创造重力发动机的青年朋友们,百折不挠,从一个又一个失败中
吸取经验教训,从失败走向科学新成就,为祖国民族利益奋斗到底。
我今年已经八十岁了,身体也不太健康,你们给我的信,我每一封都看了,有些还是很宝贵的经验,我一定好好研究它,珍藏它,但要原谅我,我实在没有时间给你们一一复信,等到试制结束后,无论如何我会告诉你们的。
谢谢各位!
黃维(簽名)
1983,10,28
这封信刊登在青年一代1984年第一期上。
几年过去了,直到他离开人世,也没有见到他试制"重力发动机"成功的信息。看来,中国科学院科学家否定"重力发动机"是正确的。
在结束此文时我想说,黃维一生有两次大失败,一是他在前半生与人民为敌,败在淮海战场上做了我軍俘虜,一是他后半生花了几十年时间想为农民做点好事试制"重力发动机"未能成功。他是一个悲剧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