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跑进三軍大院组稿  

2016-06-26 15:2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去北京组稿,要跑海、陸、空三軍大院。

我们发表过海軍战士长期生活、守卫在只有0.24平方公里面积的"巴掌岛"上,也发表过雷达兵常年战斗在5012高原人称"世界屋脊"上。后一篇文章是空軍欧阳如华写的,还是先跑空軍大院,去政治部找他。
欧阳放下手中工作,热情接待我。我们开始无主题变奏,慢慢转到約稿,他聊到空軍几个"最早":最早研制飞机和最早上天的人;最早一支航空队的创始人;最早的航空训练班;最早的航空学校;最早击落敌机的人;最早飞越天险的人。而后说:"那些创造中国空軍的人士中,大多数是青年人。"我们异口同声确定题目:《中国空軍之最》。
他很忙,是放下手中工作接待我的,不便久留,告别分手。

有了空軍稿,还要有海軍稿,接着跑海軍大院。十年前,海軍黄彩虹在上海时曾和我合作发表过文章,说合作并未见过面,是《文汇报》编辑把我们三人(还有一人是复旦大学学员高慎盈)稿件编辑成一篇《读书要有"三股劲"》发表的,文末註明三人单位和姓名。这次见面,也算以文会友。自我介绍、说明来意后,他感到意外,但很高兴,还说"有缘相见"。他和沈顺根同志陪我去食堂吃饭,饭后要我午睡,醒来开車陪我游览长安街。这次約到黄彩虹写《看钟的年轻人》,沈顺根写《出入龙宫的勇士》:
"深潜器徐徐下潜,出入龙宫的小車面前海水变幻着,由淡蓝变成深蓝、墨蓝、乌黑,最后什么也看不到了。顿时海底的聚光灯打开了,他伸手可以摸到海水,像一块蓝色玻璃,小鱼游来游去,就是进不到舱内来。他决心再下潜5米,两脚落到海底,哄地一声' 火星 '四溅,他自豪地在淤泥里走着,脚下像节日放的焰火。地中海第一次印上了中华男儿的足迹。"
空軍稿、海軍稿有了,接下来跑总后大院组稿。

总后有三枝笔杆子: 《春风野火斗古城》作家李英儒、诗人顾工、散文高手穆静 。顾工、穆静是解放軍大校,我曾经当过兵,与軍人有共同语言,交談甚欢。
他们都住在总后大院内,请我食堂吃饭,顾工还叫他的儿子顾城一起来吃饭,认识我,要为青年一代写诗,我们不登诗歌作品,而使腼腆的小顾城失望。
我与他们一见如故,顾工送我他的著作《疯人院的男男女女》,扉页谦虚地写"吉传仁笔友惠正"。穆静送我《永存的微笑》,扉页也谦虚地写"敬请吉编辑指正"。
别后不久,顾工寄来《草原靶场上的工程师》,穆静寄来《中西医结合的首创人》、《谨防溺爱综合症》及《一个华裔的传奇故事》等多篇文章。

还有时间,跑解放軍报社拜访刘革文,我曾在軍报发表过《话说生活上的低标准》(见1980年12月31日),与他交上了朋友。他给本刊写杂谈,思想性很强,有《要有优美的谈吐》、《创造一个美好的环境》 、《相互信赖 与人为善》、《在遭受人身诽谤的时候》等等,署名"杨栁榭"。"杨栁榭",是三人各取一姓的写作小组,"柳"即刘革文。

多年过去了,忘不了这些战友当年对青年一代的关爱和支持,我深深地怀念他们。

'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