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故意问读者"姑娘可不可以这样追求爱?"  

2016-06-12 11:3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听说不少"笫三者"插足家庭,却真有一位"第三者"韓芳芳(化名)投信本刊,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辯护。我们可以回信直接批评她,但是想到可能收效不大。经编辑同仁讨论,主编决定,故意问读者《姑娘可不可以这样追求爱?》,发表此信,让大家批评说理,社会效果或许更好。信太长,摘要点如下:

每个人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我就把我和郑飞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公布于众。
我今年28岁,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寻找爱情。我和郑飞常在一起,他的聪颖和才干,与我理想中的爱人极为相似。后来,我们的关系已经异常炽热。我们的愛是纯洁无邪的,没有任何逾越伦理的放纵行为。
我知道郑飞有一位贤惠的妻子。起初我犹豫过,陷入苦闷。一天,我看到《十月》丛刊上发表的中篇小说《公开的情书》,小说告诉我:应该尽情地去爱自己认为是美的有价值的并且同样热爱自己的人。只要我爱上一个人,就应该不顾一切地去追求。
我没有说过任何挑拨他们夫妻关系的话,因为这应该是由郑飞来决定的。如果秦岚(註:郑飞的妻子)是一个"石田"(《公开的情书》中一个平庸人物),那么我就像"老久"(同书中的男主角)一样,毫不留情地拆散他们。但秦岚不是这样的人。从爱情的至高和神圣来说,爱是不应该受到任何压抑的。我不願意放弃爱情。难道一个人有了妻子或丈夫就不能再被另一个人爱了嗎?不能再将爱情给一个更值得爱的人了嗎?

这封信刚见刊,本社一位老同志在楼梯上拦住我责问:"你说可不可以这样追求爱?"他不知我们发表此信意图,很气愤。
我和老编朱熙平出差昆明,昆明医学院女生也在热烈议论此信,批评"第三者"。我们从昆明到重庆,有两位女青年到旅馆谈起此信,一位女青年非常气愤地批评韓芳芳。后来,她的同伴写信告诉我,那位狠批韓芳芳的姑娘,自己却成了韓芳芳,爱上了有妻子的夜校老师,要我"救救她"。我写过三四封信劝她退出别人家庭,不要做"第三者"。
《姑娘可不可以这样追求爱?》发表后,共收信稿1611件,这些信稿大致可分两类:批评郑飞,谴责韓芳芳不该这样追求爱,"你要忍痛割爱"、"赶快隐退"的占98%;对郑飞同情,赞赏、支持韓芳芳可以这样追求爱的占2%。邮来的信稿中有工人、大學生、战士、演员、机关工作人员。我们从正反两方面选登近10篇文章,其中有一封是山東某県三个男孩来稿,真实、感人,全文如下:
我们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从小就得到家庭的温暖。可是自从前年(1980年)爸爸工作的小学来了一位年轻女教师,并且她和爸爸相爱后,我们的家庭就开始不平静了,从此再也听不到笑声,听到的只是吵闹声和媽媽的哭泣声,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年,母亲忍受不住这种痛苦,就撇下我们自杀了。我们失去了母爱,也得不到父亲过去曾给我们的爱,我们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我们渴望尊敬的叔叔主持正义,对那些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进行教育处理,以免像我们家庭悲剧重演。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