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回城知青离婚潮中的一个闹剧  

2016-05-20 15:4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在1980年,北京有一粧普通人的离婚案,经《新观察》《民主与法制》有影响的杂志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大街小巷议论纷纷。我作为青年刊物编辑、记者,自然关注有加。出差北京,与文友辛娥刚见面,她就谈遇罗锦婚变。她和遇熟,介绍我们在她家相见。
辛娥怎会和遇罗锦熟?"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人就各自婚姻问题咨询法学研究所专家时相识,遂成密友。辛娥受过高等教育,插足一对死亡婚姻,有夫之妇发现后大吵大闹告上法院,声言"自己不离,你辛娥别想嫁給他,我拖死你。"辛娥駡这个女人没文化,不道德。一时间,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我曾写《"拖死她"对嗎?》,发表四川《文明》杂志。
遇罗锦因"思想反动"被遣农村劳教三年,回京后没有戶口,没有工作。哥哥遇罗克由于写了《出身论》等反动文章和反动日记被枪毙未平反。在建筑部门当电工的蔡钟培帮助遇罗锦走出困境,办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把她的户口从東北农村迁回北京,第二件事帮助她找到了工作,第三件事帮助她为哥哥遇罗克平反。她觉得他人好,与他结婚。
遇罗锦有工作后,生活改善,便向蔡提出离婚。闹剧由此而起,舆论哗然。
遇罗锦三十上下,中等身材,不胖不瘦,长相一般。提到离婚,她说:凭良心讲蔡钟培老实、忠厚、正派。但是,他不爱学习,不求上进,一回家就把收音机开得震天响,而我要安静的环境学习钻研业务,生活不到一块;我和他看戏看电影,他常打瞌睡,观后感胡言乱语,思想感情合不到一块;我爱远足,爱山水花草魚鸟,他却毫无兴趣,玩不到一块。我们毫无共同处,文化差异太大,日子没法过下去,我决定离婚,我要寻求安宁和愉快。
罗曼-罗兰说:"两个人的结合不应当成为相互束缚。这结合应当成为一个双份的鲜花怒放。"可是,舆论駡遇罗锦忘恩负义。遇辯解,我和蔡钟培结婚双方都有条件,他二婚我二婚,我穷他贫,丈夫帮妻子做一些事应该。我不是因为恩赐嫁给他,说不上忘恩负义。
"有人駡你陈世美。"我说。
"我不是陈世美。陈世美追求金钱和地位,我追求感情和事业。"
辛娥插话:遇罗锦是北京工业美术学校毕业的高才生。她喜欢"玩具设计",设计的玩具曾受到公司嘉奨,有几本"智力图书"多年暢销市场。最近她写的《一个冬天的童话》登在大型文学杂志《花城》上,获得广大读者好评,法国翻译成书出版了。
遇罗锦离婚缘由如是。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反响呢?
十年浩刼,千千万万知识青年被逼"上山下乡",有不少人在农村结婚生子,培养感情,过上了幸福生活;有些人从生活考虑,忍受不幸的婚姻,返城后一切有了变化,出现了一轮主体对象是回城知青的离婚潮,这是"文革"造成的。
先哲孟德斯鸠有言:"不许离婚,配合不当的婚姻就不能得到挽救。"青年一代1981年第一期发表遇罗锦的《我结婚的前前后后》,同年第二期发表蔡钟培的《讲感情也要讲道德》。从此,遇罗锦和蔡钟培的离婚闹剧落幕了。
后来,遇罗锦来信告诉我,她和北京钢铁学院一名工程師结婚了。再后来,她寄来一篇《假如我当总经理》,刊登在青年一代1986年第一期上。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