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最早打开"婚介"大门  

2016-05-11 22:1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年一代把爱情这盏灯点亮了,男青年女青年找到了"家",纷纷向我们倾诉恋爱中的甜酸苦辣,有一位大姑娘来信说:

编辑同志
我现在已是二十七岁大姑娘了,还未曾尝过恋爱的滋味。过去,我期望着那美好的爱情生活,等待着有一天能找到一个朴实、好学、思想深邃、感情丰富、有事业心的青年。可是,我渐渐失望了,在我周围很少有我心目中的对象,也没有什么社交活动可以参加。请人介绍吧,也是很别扭的。有时我想,找不到我所爱的人,不如不结婚。但现实告诉我:年龄大了没"对象",也会成为人们闲谈的新闻人物。除了社会舆论外,还有家庭的压力。有什么办法摆脱这种命运呢?许多结过婚的人都劝我:"现实点儿吧,不要那么爱幻想了,一结婚就了事了。"我真不願过没有爱情的生活,我毕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啊!我该怎么办呢?
肖芬

这是一封苦恼大姑娘的求助信,不能推诿,不能回避,想到前不久开过一个座谈会,几位团干部要我们关心关心大龄男青年的婚姻大事。英国大作家哈代说过"呼喚者与被喚呼者很少相应"。怎么办?让社会关心,让大家关心。《青年一代》1980年第四期登出了这封短信。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全国各地600多位大小伙子向苦恼大姑娘写来求爱信。
好!除转给肖芬一部分信外,我从中选了12名上海大小伙子,通知他们到编辑部开"读者座谈会" ,其实是"相面会",了解他们的思想、外貌。有趣的是女作者馮茜得知这一信息,兴趣昂然,愿扮演我们的工作人员倒水送茶,看看应征大小伙子的神态表情。
12位来参加座谈会的大小伙子,一个个穿得干干净净,打扮得漂漂亮亮,兴冲冲来到会议室,以为编辑部请他们来与肖芬姑娘相亲了。
座谈会开始,我请大家发言。与会大小伙子见到倒水送茶的漂亮姑娘,以为是"苦恼的大姑娘",发言三言二语,眼睛不断瞟馮茜。见我不揭谜底,猴急的大小伙子问我:"今天请我们来到底干什么?"我答:"请你们评议青年一代。"他们很失望,顿时冷场,我宣布散会。
之后,我从12人中选出七名,一一电话联系,说明为他们征友,他们欣然同意。于是同年第六期"征友服务台"刊登了《大小伙子自我介绍七则》,并写了编者的话:《大姑娘的苦恼》一文发表后,编辑部收到大量来信,其中不少信反映了"大小伙的苦恼",他们希望本刊能为大小伙子做"红娘"。应这些同志的热切要求,我们愿作一次"征友"尝试,把几位同志的情况介绍如下。有意的女青年,请来信作自我介绍,附照片一张,并表明你愿与哪一位交朋友,寄本刊编辑部。编辑部收到来信,将分別情况给予答复。
七名大小伙子中有四名教师,二名技术员,一名公安干部。七则征友信发出后,收到2354位应征女青年来信,大多指向一位学历高、有房产、父亲落实政策的教师。我们认真处理来信,根据她们所指,把信分给七位大小伙子,要求他们在编辑部看信,每人选五名上海女青年,按12345顺序在我处接待室见面,不得私自联系。都不中意,算放弃,一律不收费。由一家刊物如此组织"婚介"话动,国内初见,大概不会错。
"婚介"大门一开,大龄男女求爱信纷纷飞来。他们喟叹"人海茫茫,知音难觅"。有几位女作者在信中推心置腹地向我倾吐自己选择对象的想法、要求和困难。我从七位姑娘来信中摘引几段择偶心曲,征得本人同意后,化名"边及"写了一篇《她们的选择》,登在本刊1983年第二期上。文末写道:"或许有勇敢的小伙子指名道姓要和其中一位姑娘交友,我们负责转达。谁是幸福者?当由姑娘自己选捀,联系。"
嗬!这次收到男青年应征信一万多封。编辑部电话不断,来访者络绎不绝。有位郑州读者在信中说:"文中涉及的各位姑娘,选择对象的标准大都是强调精神方面的因素,追求人品,这正是社会主义道德和精神文明在恋爱方面上的反映,这种恋爱观将愈来愈受到社会尊重,令人称颂。"这次征友长达一年有余。喜结良缘的女子只有一人。但落选男子都能收到姑娘一封簽名"致谢信"。(七位姑娘各拟一封致谢信,由编辑部打印代发。)
白玉兰(化名)复信是这样写的____
同志:
你好!
首先感谢你对我的理解和支持。你的热情和真诚,你对真挚爱情和崇高友谊的?敢追求,使我深受感动。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我们的心灵在这一点上已经相通了。
边及同志在《青年一代》上介绍了我的情况后,收到全国各地大量来信,这些来信我都读了,心中充满了溫暖和信心。但我只能有一个选择,很多好同志我只好舍弃了,十分抱歉。
天涯处处有芳草。其实像这样择偶条件,追求真正爱情的女青年为数不少,相信你一定会或迟或早遇上志同道合的好伴侣。
和你亲切握手!
白玉兰
青年一代征友活动影响很大,香港有家电视台还专程到编辑部拍新闻片,把我正在接待上海化工学院一位青年女教师拍入镜头。拍摄不久,我从广州开完笔会乘火车回上海,座位对面有位港客端详我许久,说是在电视里看到过我,如此这般一说,我才知道香港已播放了这次拍摄镜头,可惜我没有看到。
后来,由于杂志的日常繁重出版业务,我们编辑人员当然不能长期陷入这项工作,极力呼吁上海最好成立婚姻介绍所,帮助大龄青年男女解决实际困难。为此,我曾在解放日报上发表《应该多成立些婚姻介绍所》。此文获得很多青年及家长赞同,有位读者甚至写信给报社推荐我当上海婚姻介绍所所长,殷切之情溢于字里行间。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