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疏导出走的姑娘早回家  

2016-12-11 17:1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下午,我和老编朱熙平在昆明采访、组稿结束,下一站去四川成都之前还有一些时间,想看看春城美景,在昆明城东一个汽车始发站候车。这时有一位姑娘过来问路:"同志,这辆车是不是去金殿?"我说"是"。不一会,汽车进站,姑娘和我们上了这辆车。
这姑娘约莫二十五六岁,城里人打扮,衣着朴素不艳丽,面容有点憔悴,手里拎一只纲线袋,里面有折伞布鞋等杂物,不像本地人,也不像是一个心情愉快的旅行者。
汽车到站,我们下车步行,姑娘却不离不弃地跟着我们。我们初来乍到,一面飽览郊野风光,一面想打听西南风土人情,于是和姑娘一路摆开了"龙门阵"。姑娘谈吐大方,比我们了解昆明多,交流顺畅,不知不觉到了金殿。姑娘无意离开我们,很自然便成了我们的游览伙伴。
金殿坐落在凤鳴山麓,原名铜瓦寺,系用云南出的铜冶炼浇铸而成,铜呈金黄色,昆明人喜称它为"金殿"。我们一起熟悉了金殿的历史,一起赞美金殿的艺术构造,还欣赏了许多文物古迹。随后,我们又循着山径下到公路,步行十余里去黑龙潭公园观赏唐梅、宋柏和明茶。途中,我们和姑娘互通姓名,各自作了自我介绍。黑龙潭游毕,我们乘车回昆明,进了我们投宿处圆通饭店旁边的圆通古寺。这寺是元朝的古迹,林木繁茂,百花争艳。由于我们奔走了半天,老朱觉得有些累,先回饭店休息去了。
我和姑娘坐在古寺的长凳上休息,聊天,姑娘说她爱看青年一代。因为她是四川人,我便提到去年刊物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是说由于父母缺乏疏导方法,致使有位四川青年离家出走,青年想游上海后自杀,幸得一名女工帮助和开导而得救。不料姑娘闻言,突然泪下,对我说:"我也有不开心的事想对你说。"在这众目睽睽的古寺花园内,给人看到岂不産生误会,我连忙劝她把眼泪擦干,慢慢说。姑娘终于收住泪水,道出了埋在心里的话。
原来姑娘并非千里旅游,而是和母亲赌气离家出走。姑娘24岁,对于家务、交友、婚姻大事自有主见,可母亲对她不了解、不放心,经常嘮叨,说三道四,又在经济上卡她,使她不满,一气之下断然出走。常言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我和姑娘萍水相逢,对她家事无从了解,如何帮助?想到姑娘只身在外游荡,风险不少,应该劝她尽早回家,与母亲沟通和好。一种责任感迫使我不得不把"闲事"管起来。
天色渐暗,我把姑娘带到饭店,想与老朱共同做姑娘的思想工作。我们听她说家庭惰况:姑娘一家有9口人,母亲、后父,有6个兄弟。后父身体不好,收入不高,一家大小事务全由母亲操持。长子结婚离家,下有6个弟妹挨次长大,要吃要穿要读书要结婚。母亲是老派人,对他们订下许多清规戒律,管理很严,常常引起两代人矛盾。一次,有两个女娃上门找姑娘没谈正经事,而聊穿戴打扮,母亲没好脸色给她们看,还批评了她们几句,打断了她们谈兴。为避免母亲不满,姑娘把两个女娃叫到外面去谈,回家晚了,又给母亲駡她不学好,姑娘气不过,与母亲顶嘴,母亲气急,駡她是"王大姐",这是四川人用来駡放荡不羈的女人,气得姑娘大哭一场。又一次,母亲橱门钥匙不见了,怀疑女儿,这就挫伤了女儿的自尊心。她开始不愿住在家里,而住进了工厂集体宿含。厂领导分头做母女工作,母亲诉女儿不是,女儿在一旁长时间不啃一声。调解无效,女儿赌气出走。
姑娘吐完"苦水"。我问她:"你母亲和别人相处可好?"
姑娘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我母亲就是待我不好,她和邻居、同事关系都不错,有时邻居、同事吵桇,找我母亲评理,她总是不嫌麻烦,劝入家肚量要大,要退让宽容,和气相处。"
哦!原来姑娘的母亲对别人和善,对自己女儿严格,做得对呀。问题在于母亲出发点好,态度生硬,说话不注意,以至效果适得其反。
我和老朱循着这一思路进一步做姑娘思想工作,向她指出要看到母亲出发点是为你好,你首先要理解母亲用心,谅解母亲,不要在语言态度上计较,硬不能冲撞母亲------姑娘听我们说,低头不语。
我提醒姑娘:"和母亲呕气,丢下工作,离家出走,不让母亲、厂领导知道,要别人为你下落不明担忧,你想过嗎?你安心嗎?"姑娘被我问得羞愧,面露悔意。
看来,到我们要为她们母女搭一座"感情桥"的时候了,于是我们征求姑娘意见:"你告诉我们你的单位电话,我们给你领导挂个长途,告诉他们不要挂念,说你很快就会回厂,好嗎?"
姑娘听了随即同意。这时天色已晚,我们请姑娘同进晚歺,还替她安排回家前两天住宿,关心她钱够不够用,问她回家的路费有没有。她说帶了80元钱,已花过半,够用了。我们这才放心。
第二天一早,我们借饭店服务台电话,接通了至重庆姑娘厂里的长途,当厂里的党支部书记听说姑娘已有下落,连说"谢谢",并要我们继续照顾她,劝她尽快回厂。服务台两位青年服务员听完我们通话,赞扬青年一代编辑做好事,给他们留下好印象。过后,其中有一位服务员还和我有一段时间书信来往。
我们在昆明工作结束后,将要乘成昆快车去四川成都。动身那天夜里,姑娘赶到火车站来送行。她拿出笫二天回重庆的火车票给我们看。我问她:"想家了?"她笑了,点点头。车要开了,姑娘紧紧和我们握手,并一再要我们到重庆一定去她家作客。
半月后,我们从成都坐火车来到了重庆,姑娘接到我们行前去信,冒着寒夜冷风到车站来接我们,并请我们和她父母见面。第二天,姑娘厂里的党支部书记也来了。我们聚会在嘉陵江畔的一幢工房里畅谈至深夜。当我们从重庆乘长讧三峡轮船返回上海时,姑娘又把我们送到轮船碼头,依依惜别,连连感謝。
回到上海不久,我们接到姑娘来信,信中写道:"自从在云南与你们萍水相逢,我深感萍水相逢不平常,内心有愧,由于我无知,以至错误出走。与你们相识后,你们对我的关心、帮助、开导,我永远不会忘记。现在,我们母女关系很好,请放心!"读完信,我们感到十分欣慰。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