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一道闪耀的灵光  

2015-08-01 08:1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过两遍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青年时阅读,深为主人公的奋斗和艺术追求所打动;中年时阅读,又深被主人公对人类纯真的爱所感染。两次阅读,均享受着书中优美的音乐语言。(大翻译家傅雷的译本)老年读他的"文钞",其中有一篇美文令我感动:

那时我才5岁。我有一个小妹妹瑪德玲,她比我只小1岁。那时是1871年6月底,我们跟母亲一起在阿卡欣海滨。这小女孩已经不舒服了好几天,在渐渐萎靡下去。一个庸医没有诊断出潜伏的病根,我们也没有想到几天后她就要离开我们了。有一天,风和日暖,我在海边跟一些伙伴们玩耍,她也走过来,并不参加我们的游戏。她坐在沙滩上一只小柳条椅中,黙黙地看着男孩子们叫哴,吵闹。我没有别的孩子那么強,被他们挤了出来,就噘起了嘴,呜呜咽咽的,不由自主地回到这小女孩脚边_____那双小小的脚荡在椅子边,还够不着地呐。我把脸藏在她的裙子里,一面啜泣着,一面拨弄着泥土。她用那双小手轻轻地抚弄我的头发,一面喃喃地说:"可怜的小罗兰------"不知怎的,我的眼泪没有了。我抬起了头,望着她那怅惘而怜惜的脸。
那不到4岁的小女孩,她那相当大的圆臉、淡蓝的眼睛、秀美的长长的金发,还有那蓝白交织的斜方格裙子和上面洁白的衬衫,那双穿着粗白袜子和圆头皮鞋的、荡在椅子边的小腿儿------她那怜悯的声调、搁在我头上的柔和的小手、那凄凉的眼光------这一切都深入了我心坎。
我们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海边上夕阳在西沉。这是我小瑪德玲在世的最后一天了。当晚,在窒闷的旅舍房间里,经过了6小时极其痛苦的挣扎后,她被白喉夺去生命。人们不让我走近她,我只看到那盖紧的棺木和我母亲从她头上剪下的一绺金发。眼睛深陷的母亲,她好像疯了,只管哭着,喊着,不许别人把女儿抬走------
几天后,我们回家了。
可是那坐在海边的小女孩,她那纤手的抚摸、她的声音、她的眼光,都从未离开过我,它们已经刻骨銘心地印在我的生命中了!

瑪德玲夭折了,她在母亲和哥哥心中是一道闪耀的灵光。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