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回忆当年送行人  

2015-06-21 08:4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深人静,皓月当空,我独自坐在窗前,打开记忆之窗,送行人一幕幕情景重现在眼前……
我和编辑小谢去湖南长沙组稿,《女青年》杂志老总介绍我们住进一家招待所。白天出去工作,晚归无事我便与服务员闲聊,听他们讲自己的故事,我也讲自己的故事,住了五天,讲了五天,交谈甚欢,互有好感。别时,他们借来一輌面包車,除留下值班人员外,其余服务员都乘这輛車送我们至火车站,在依依不舍中一一握手告别。
我服务的《青年一代》发表过一篇《姑娘可不可以这样爱?》(文中说一位姑娘爱有妇之夫),引起广大读者热议,编辑部收到5千多件信、稿,其中有一封昆明医学院女生来信。我和老编朱熙平出差昆明,我去医学院拜访写信读者。在宿舍里听她们谴责姑娘爱有妇之夫不道德,唯有一位女生说:"姑娘有爱的权利,有妇之夫有拒绝的权利……"我说,编辑部收到的信稿中98%的人反对,极少人赞同。天黑了,她们从食堂里打来饭菜招待我。离院时,她们簇拥着我至旅馆。第二天傍晚,我和老朱乘火車去成都。上車不久,听到广播里叫我姓名,说进口处有人找我。我一下子懵了,单位、家人都不知道我们行踪,谁找我?出什么事了?帶着狐疑立刻起身走到車厢口,怕开車,不敢下去,站在那里张望,只见五、六名姑娘像蝴蝶似的从远处飞来为我送行。真想不到,太感动了!
过了几年,我和涛涛在昆明组完稿离开那天,天气驟冷,我的一位作者和她的男友送我们上車,站台上她见涛涛衣着单簿,脱下上装,从窗外塞进来,我们不能接受如此"赠送",把衣服推出去,如此再三,她抝不过我们,才不再坚持。
初去成都,人生地不熟,文友季一德(不幸早逝)请他的朋友流沙河和李X到車站接我,并送我住省招待所。每晚我都约作者或读者来招待所交谈。李X天天坐在一旁饶有兴趣地听我们说话。李X毕业于四川大学,旅游中与季相识,李欲与季建立恋爱关系,季强调种种困难,李向我诉说苦衷。临别前,她送我上車,含泪握别。火车徐徐离站,我见她仍站在那里目送,直至不见她的身影。
在芜湖, 我和曹X娟想与大学生交流思想,一天晚上闯安徽师范大学宿舍,进宿舍,表明身份,其他宿舍学生闻讯赶来,把房间挤得満满当当,連门口、窗外都站満了人。交流中,我收到四、五張学生纸条,要求与我个别谈。施玲同学送我们时,告诉我她的父亲在黄山工作,去黄山别忘找他。后来她到上海求师,我陪她拜访上海电影译制片厂乔榛。另一次她来上海,恰值我女儿结婚,邀请她坐在我身边参加婚宴。再后来,听说她分配到馬鞍山人民广播电台工作。
我与小丁去沈阳《当代工人》杂志牡,该社老总要我向他们的编辑谈谈如何当好编辑。我说,你出题,我回答。他提出五个问题,我按题回答,讲完一题,停下来请同行提问,我再补充回答。离开沈阳,我和小丁去北京。老总派青年编辑白墨陪我们去京,说是"见习组稿"。
我与李谷一相识,也认识了她的爱人,她的爱人肖卓能在海洋局工作,我去海洋局和肖及他的同事谈论稿件要求。那次,认识了徐X,她向我说了许多爱好和追求,我谈了自己一些看法。离京时,她坚持送我上火車,走进車厢,遇上我的同行好友郝銘鉴。后来我出一本小册子 ,请这位文字学家写序,他在序言中说我"极有人缘"。
前尘往事过去多年,回忆那些送行人,心中无限温暖。我是无名之輩,之所以得人厚爱,一是因为《青年一代》深受读者喜爱,再就是我把读者作者当親友,真心实意和他们交往。
岁月流逝,思念仍在,白发老人怀念当年送行人,向你们问好!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