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侃“狗”  

2014-09-18 21:49:57|  分类: 评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说“狗”,我会想起许多许多。

     抗战時,老百姓缺衣少食,生活苦不堪言。乱世荒年,野狗多,到处觅食,找不到剩饭肉骨,只好寻人屎吃。我们家乡有二句駡人的话:“你这人不讲理,是吃屎长大的么!”“你好?狗不吃屎。”

     那时,农民家家有糞缸(没糞坑),集糞施肥。冬天清晨,我见老农冒着寒冷,踏着霜冻,肩背一只竹编糞箕,手拿一把小铁铲,到田间荒野拾狗糞,拾到狗糞,倒進自家糞缸里。

     穷人没钱买猪肉,就打狗吃狗肉。他们把野狗引进家,关上门,用粗蔴绳套狗脖子,一人拽,二三人手持粗木棍捶打,直把野狗打瘫在地无力反抗,叫“关门打狗”。被打倒的狗不会马上死,须把牠吊在树上多時,离土才死。狗死剝皮,红烧狗肉,放上葱姜,满屋喷香。穷哥们打二两高梁,饮酒吃狗肉,苦中作乐。剝下的狗皮,洗净晒干,垫地睡觉,湿气不进,关节炎不生。冬天,叫花子背着一卷狗皮讨饭,随時随地舖狗皮睡觉。

     野狗尾巴长,家狗尾巴短,被主人斩掉了一截。家狗膘肥毛亮,穷人不敢打。富人家的大门外悬挂一尺见方木板,上写“恶狗伤人,行人注意”八个醒目大字,吓得叫花子不敢上门讨饭。叫花子讨饭防狗咬,手中都有一根"打狗棍"。

        我见过群狗撕打。一年冬日,我躲在篱笆院子里窥视二三十条野狗在田里互相噬咬,凶残暴戾,叫声凄厉,景象惨烈。群狗散去,田间地头留下斑斑血跡,一条条野狗跷腿夹尾巴,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长大后,读过一首写犬的诗,对狗有了好感。诗云:“日暮苍山逺,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犬吠”,该是欢迎主人回家的欢声。狗有灵性,讨主人喜。

     狗对主人忠心。我的岳父是邓世昌长孙,曾听他说邓世昌在軍舰上养过一条狗,舰船被日冦击沉,邓世昌落水,义犬咬其衣救出水面,邓世昌推开义犬,沉海殉难。

     俄国大作家屠格涅夫钟情狗,充满激情写过一本举世闻名的小说《木木》。聋哑农奴盖拉斯从野外拣来一条小狗豢养,取名“朩木”。人狗建情,狗通人性,与农奴親热,见农奴主就吠。聋哑人无声的生活和自我世界均由小狗木木向人世间表达出来,木木形象极为感人。

     我从外国影片中看到养狗的多是贵妇人,在自家雅致清幽的花园里遛狗取乐。如今上海平民百姓也养起了狗,起洋名子,或者叫“狗狗”。平民百姓大多住工房、公寓,没有自家花园,只好在小区里遛狗。遛狗须注意狗糞要捡,不要污染环境。住高楼养狗的,不要牵着狗与人争乘电梯,要自觉。

     狗为人爱,可狗的全身却又被人说得无一是处,每处都背恶名,如:狗眼看人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狗头狗脑;挂羊头賣狗肉;賣狗皮膏药;狗腿子;走狗;狗血喷头;狼心狗肺;狗胆包天;狗屁不如;一堆狗屎;虎落平阳被犬欺;狗仗人势.......一笑。


侃“狗” - 老吉随笔 - 老吉随笔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