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读诗趣说(十四)  

2014-04-29 18:16:43|  分类: 其它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自有真情在

        春游绍兴沈园,伫立在诗墙前,读陆游《钗头凤》,感叹人间自有真情在。

        陆游二十岁时娶唐琬,夫妻情笃,却不为陆母所容,已婚三年,强行拆散。陆游另娶,唐琬改嫁赵士程。数年后,陆游独自到山阴城南禹迹寺附近沈园游览,与偕夫同游的唐琬相遇。唐琬治酒肴款待,聊表抚慰之情。已是三十一岁的陆游,感伤万分,思绪翻腾,挥笔于园壁上写下千古绝唱《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与唐琬相遇,百感交集,回忆起过去与唐琬同游沈园的美景,表达被迫与唐琬离异后的凄楚,接着连用“错、错、错”诉说自己多么悔恨多么自责多么沉痛。

        今在沈园重逢,见唐琬憔悴、悲伤不己,而自己又无可奈何,接着用“莫、莫、莫”表示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事已至此,说也无用。

        相传唐琬读了陆游的这首诗,失声痛哭,在创痛与离愁中和词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箋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不久,唐琬在悲伤中死去!这使陆游加重了心灵创伤,68岁时,他旧地重游,写道:“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词壁间,偶复一到,园已三次易主,读之怅然。”沈园给陆游留下短暂的欢乐与永久的悲痛,旧地重游,旧情难忘。

        老年陆游,索性搬到沈园附近居住。那年七十五岁,怀念唐琬又写下两首诗:

        沈园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迹一泫然。

        陆游八十四岁即临终前一年,在悼念唐琬的《春游》中又写:“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诗句充满了刻骨铭心的真情,真是一息尚存,此情不忘。

        一对恩爱夫妻被封建礼教活活拆散,一个含悲而死,一个抱恨终身,满腔的悲愤寄托在诗词之中,使这些诗词具有了感天动地的力量。


读诗趣说(十四) - 老吉随笔 - 老吉随笔
 陆游与唐琬(剧照)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