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亲历“三反”打老虎  

2013-10-26 12:17:58|  分类: 叙亊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63日,大家文摘报上有篇《“扩大化”的群众打老虎运动》的文章,文中有一段话:195218日,公安部的报告说各单位每天开会,群情激奋,空气紧张,出现了热烈的群众运动。读到这段文字,使我想起亲历“三反”打老虎这段往事。

      六个月的军政训练结束后,我被调到公安总队教导团宣教科,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三反”运动。

       运动开始,大家主动坦白,人人过关。机关有些同志曾拿公家信纸信封私用,都作了“坦白交代”。洗手洗澡之后,轻装上阵打老虎。

       我是新兵,一身干净,被列为打虎队员。毛主席认为,“无论党政军民哪一系统,哪一机关,只要是大批地管钱管物的,就一定有大批的贪污犯。”团部的后勤部门是管钱管物的,于是从这里面找贪污犯。有一位事务长,原来在潘汉年家中担任警卫班长,我们在他原先地方调查,说他负责饲养潘汉年的一条小洋狗,“小洋狗每天吃二斤牛肉,班长每天贪污一斤。”我们觉得揭发不靠谱,未信。他去菜场买菜,可能从中贪污菜金,我们数次去豆腐店调查,老板一口咬定生意规矩。调查来调查去没调查出名堂来。当面“审问”他,也没审出一点问题。给我的印象,他倒是一个廉洁奉公的事务长。可他吃了一些苦头!

       第二阶段是“打虎”斗争。记得当老虎打的是一位营房管理员,追逼紧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用完了的牙膏壳,哭伤着脸说:“我早被你们挤光了。”众人被逗得一阵大笑后拍桌子训斥他态度恶劣,当即把他关进仓库电梯里。当天深夜,他大喊大叫,说是呑下淮海纪念章自杀了。大家七手八脚把他送进医院。他拒绝医生为他照X光,要求见妻子一面。妻子赶来,他对妻子说:“我没有贪污,只想见见你。”大家被他愚弄了一夜,少不了又是一阵批斗。

       后勤处长也被怀疑,停止他工作,把他关在自己房间里,要他交代问题。冬夜,他睡在床上,我坐在室内,开着灯看守他。外面下着大雪,处长掀开蚊帐,伸出头来招呼我:“小同志,外面冷,你来睡一会。”第二天打虎队长问我昨夜“老虎”有何状况,我如实汇报。队长要我提高警惕,千万不能和老虎睡在一起。

       运动未结束,我被调到公安总队。总队设在九江路查抄过的证券大楼内,曾听到一个有趣的故事。凡从证券交易所留用的勤杂人员都要挨个审查。在批斗一个清洁工时,他交待贪污了一大包黄金。批斗会喜获大丰收,立即派二个人跟着清洁工回家取黄金。清洁工从三层阁楼里取出一大包沉甸甸的东西,拿到批斗会上打开一层一层报纸,最终露出他偷的原来是二三十只砝码。他把黄色砝码当成黄金了,引来一阵轰堂大笑。大家认为他把砝码当黄金偷,也算贪污犯。

       多年后,曾志(时任中南工业部部长)在回忆录中写道:“从三反运动想起延安的抢救运动,我是过来人,被抢救过,我深深体会到表面上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决不可能实事求是,许多被批斗的人是冤枉的,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绝对体会不到那种切肤之痛。”

       曾志说得极是。当年“三反”是在法律与制度尚处于空缺的历史时期,不是走群众路线,而是以群众运动反腐,显然不适合当下的社会与法制环境。过来人回顾往事,能从中接受教训。

亲历“三反”打老虎 - 老吉随笔 - 老吉随笔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