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吉随笔

抒情 叙事 评论

 
 
 
 
 

日志

 
 

登山知妙趣  

2013-09-29 09:51:37|  分类: 叙亊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敢言“万水千山”,只说我登过几座名山。登山知妙趣,增长见识,锻炼身体。

    峨眉天下秀

       年少看《蜀山剑侠传》,对峨眉山有一种神秘感。在成都听说峨眉山上有一女子多年自学成材,我们很感兴趣,和老朱上山采访。

      峨眉山高3099米。山地陡峭,上一段山路要爬105级左右台阶,爬一段,在桌面大的平台上休息几分钟,再爬,再休息,没完没了。登山时,有四、五位男青年超前而上,不多时,他们跳跃着下山,见我们落后,大声鼓励:“加油!”我们爬到半山腰洗象池足足花了7个小时,看来登顶无力,只好返回。下山途中,见一没有双脚男子坐在蒲团上两手撑地移动着上山,攀谈几句,知他来自天津,决心登顶,我甚钦佩。

       峨眉山层峦叠嶂,山势雄伟,景色秀丽。可惜我二次登山均未到顶,一次与老朱在春季,见树木郁郁葱葱;一次与女编小谢在秋季,看红叶满山。“山有四季”,只看到两季美景。

我和老朱曾在寺庙招待所住过一宿,那所十分简陋,只有二床一桌,墙上桌上涂满了打油诗、混话、屁话和“到此一游”。

       招待所阴暗潮湿。入夜,睡进被窝,被子潮湿沉重。山高风寒,不能坐待天明,只好蜷缩一夜。

       黄山四景

       上过二次黄山,一次和老朱,一次和参加全国青年报刋年会的老总们。

       难忘黄山四景:一是难忘黄山松,千松千姿,各具形态;二是难忘黄山泉,“山中一夜雨,处处挂飞泉”;三是难忘黄山云,云海茫茫,变幻莫测;四是难忘黄山茶,途中小憇,来一杯黄山毛峰,品茶论山景。

       那是1993年,黄山住宿条件很差,一排排简陋房,隔成许多间,每间只放一张床。寒夜解手,要跑到房外很远处,“方便”极不方便。翌日早晨,我站在山上看风景,恰逢安徽电视台采访,问我游黄山感受。我答:“黄山很美,住宿很差。”

       说那次小风波。因住处狭小,天黑了,老总们无处可去,见山顶宾馆有大厅,便想进去,未料被门卫阻挡。“黄山是中国人的黄山,为什么不能进?”老总们理直气壮。争吵中,出来一位领导,知情后,放我们进去。大家跳舞狂欢,老总也疯狂!

       华山一条路

       与编辑陈惠玉(前年去逝!)去西安组稿。组稿完成,她要我陪她夜上华山,天明看日出,出于安全,不敢苟同。第二天,陕西青年杂志社老总派青年编辑南来苏陪我们上山。小南登山如履平地,走一会儿,便在前面坐下来等我们。

       “自古华山一条路”。这条路上有三险一惊:一险千尺幢,有石梯370余级,盘旋于悬崖峭壁之上,我手扶铁索艰难攀登,下看是千尺悬崖,仰望只见一线天光,胆战心畏。二险百尺峡,两壁高耸,中间一块巨石上刻着“惊心石”三个吓人大字,我小心翼翼从石下小路穿过。三险老君犂沟,是夹在陡峭的石壁之间一条沟状险道,有570余级石阶,深不可测。还有一条要命的“苍龙岺”,遥望“苍龙岺”,见“龙”脊成一线,线下是万丈深渊,要走这条“线”,怎能不心惊。听说韩愈至此大哭,留下“韩退之投书处”绝笔。谁知走近一瞧,原来“龙”身宽阔,并排能开两辆大汽车,不知韩愈当年走的是何“岺”?

       想看日出,夜宿东峰。住屋漆黑一片,点一盏煤油灯,黑烟缭绕,嗅气熏人,熬过半夜,拂晓起床,跑上三面悬绝的山峰,雾气濛濛,等到七时也不见日出,扫兴下山。下得山来,因脚趾顶球鞋发现两脚大指甲青紫,大半年始退。

       泰山石刻

       上泰山二次,一次与编辑部小丁,一次与杂志社全体编辑。

       泰山多松柏,多溪泉,多碑碣石刻。我对石刻颇感兴趣,东看看西瞧瞧,这些石刻不是出自帝王题,就是出自名流手,文辞优美,书体高雅,制作精良,可谓集中国历代书法及石刻艺术之大成。

       泰山拔起于齐鲁丘陵之上,有“一览众山小”之说。我受诗句影响,站在南天门览众山,可惜云遮雾照,不见“山小”。

       九华山景色迷人

       我五上九华山,九华山溪涧清泉流淌,山势嶙峋嵯峨,有99峰。山景迷人,李白有诗赞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初上九华山,经历了日出、风雨、云海、雾松、晚霞。沿途小屋无数,从屋内传来木鱼声声,原来这些屋内住的都是修行尼姑。

       登上天台,朋友们举起三只相机从左、右、前三面为我拍照,不知情者以为我是什么名星。

       一年深秋,与曹文娟采访九华山博物馆青年吴春林。天黑投宿尼姑庵招待所。

       我住的房间有四张床,三张空着,我占一张。我把旅行包和一袋食品放在旁边的空床上,漱洗完毕,早早睡下。第二天起床,只见放包的床上散落了一摊瓜子壳,一分为二,没有碎壳,吃得非常干净。谁吃的?正狐疑间,见一只大老鼠蹲在床的一头目光炯炯望着我。啊!这是老鼠的杰作。一翻食品袋,面包、茶叶蛋都被咬过了,旅行包拉链处也被咬开了豁口,幸好没有咬到衣服。抬眼间,还有几只尺把长的老鼠在地板上大摇大摆地走动,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尼姑服务员来收拾房间,我问她这么多老鼠为什么不捕杀?她头也不抬回答我“阿弥陀佛”。我这才恍然大悟:出家人不杀生。

       1993年,我再去九华山,尼姑庵招待所不见了,那里已建筑了许多宾馆,另有一番气象。

       其他三座山

       三清山风景清奇、秀丽,如古人云:“峰林怪石妙相导,虬松鹃花遍山岺”。那天下午三点多钟看日落,太阳比我在上海看到的小得多。从昆明去石林的路上,十点钟看到的太阳特别大。两次见日各不相同,印象深刻。

       龙虎山绵延数十里,山状如龙盘,似虎踞。我们坐木筏绕山转峰,灵山秀水,还看到半山悬棺多处。

       崂山高大雄伟,有人说“泰山虽然高,不如东海崂“。游崂山,须翻山越岭,迤逦而行。那次我们在青岛开年会,编辑与作者同游,我为一位女作者取笔名“山萦子”。


登山知妙趣 - 老吉随笔 - 老吉随笔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